“燕雀”和“鸿鹄”都是什么鸟

编辑:凯恩/2018-11-14 21:12

  “燕”的甲骨文写作、、等,生活中的燕子有玄鸟、乙鸟、朱鸟、社燕、燕燕、乌衣、玉剪、意而、意怠等多种叫法。在殷商时特受崇拜,有极高的地位。据《史记·殷本纪》:殷人始祖“契”是其母亲简狄吃玄鸟蛋受孕生下的:“见玄鸟堕其卵,简狄取吞之,因孕生契。”所以,燕子一直被当成“瑞鸟”。

  原标题:“燕雀”和“鸿鹄”都是什么鸟

  对于“雀”字,《说文解字》释称:“依人小鸟也,从小、隹。”现代形容女孩子娇小可爱的“小鸟依人”一词,便由此字而来。从甲骨文“雀”字来看,“小”下面一个“鸟”,写作、、。那小鸟为什么又称为“雀”?这与“隹”字本身有关。鸟之长尾称为鸟,鸟之短尾称为隹(zhuī)。

  对于“鸿”与“雁”的区别,三国时吴国学者陆玑解释得较为清楚,他在《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》中称:“鸿羽毛光泽纯白,似鹤而大,长颈,肉美如雁,又有小鸿如凫,色白,今人直谓之鸿。”从陆玑的解释中,也佐证了“鸿鹄”是两鸟,而非一鸟。

  “燕雀”到底是燕还是雀?

  对于“鸿鹄”,古今字书中都曾作出解释,有的认为是两种鸟,分别是“鸿”与“鹄”,有人认为是一种鸟,现代课本称为“天鹅”。东汉许慎《说文解字》便认为是一种鸟,释“鸿”称“鸿鹄也”;释“鹄”还称“鸿鹄也”。清训诂学家段玉裁《说文解字注》亦称:“凡经史言鸿鹄者,皆谓黄鹄也。或单言‘鹄’,或单言‘鸿’”。

  何谓“鸿雁”?现代释为“大雁”,而古代则有人将之与“鸿鹄”等同。既然常识上“雁”已指大雁,为什么还要称“鸿雁”?原因与“鸿鹄”类似。对此最早给出解释的西汉《毛诗传》称:“大曰鸿,小曰雁”。唐朝学者孔颖达在《毛诗正义》中则进一步说明:“鸿、雁俱是水鸟,故连言之。其形鸿大而雁小,嫌其同鸟雄雌之异。”孔颖达怀疑这种水鸟是一公一母,鸿应该是雄雁,雁则是雌雁,即所谓“雄雌之分”。但不论是雄是雌,都有相同的习性,寒来暑往,秋去春回,所以古人并称“鸿雁”,用孔颖达的话来说,就是“知避阴阳寒暑者,春则避阳暑而北,秋则避阴寒而南,故并言之。”

  “燕”与“雁”是习性相同的候鸟,都是有规律的“南来北往”,故均被古人作为节气征候。《礼记·月令》称:仲春之月(农历二月)“玄鸟至”,季冬之月(农历十二月)“雁北乡”。一直到清朝,燕和雁都是人们观察时令变化的重要飞禽。据富察敦崇《燕京岁时记》“燕巧儿”条:“燕巧儿者,形如燕子,亦能于空中接弹丸,而飞腾尤速,此皆京师之时禽。至于秋天鸿雁,社日乌衣,则有月令在。”

  徐中舒《甲骨文字典》释“燕”和“雁”字。

  《说文解字》:“依人小鸟也,从小、隹。”

  《说文解字》释称“鸿”与“鹄”是一种鸟,对此,南朝梁训诂学家顾野王却持不同观点,他在《玉篇》中释“凤凰娱乐(fh03.cc) 鸿”为“雁也”。笔者也认为,“两种鸟”的解释更趋于正确,最直接的证据是,早在先秦时“鸿鹄”常与“虎豹”相提并论,记录战国时鲁国人尸佼言论的《尸子》(卷下)有这样一个说法:“虎豹之驹未成文,而有食牛之气;鸿鹄之鷇(kòu)羽翼未全,而有四海之心。”既然虎与豹是两种动物,那鸿与鹄必然也不一样,否则就失去了语句上的对仗和工整。

  近来,北大校长将鸿鹄之“鹄”念错了读音引发诸多热议。“鹄”本是一个多音字,在《康熙字典》中就列出了4 凤凰彩票(fh03.cc)种读音,除了hú,还可以读为hè或gǔ、gào,读音不同,“鹄”所指也不一样。而“鸿鹄”一词,读者大多都是从语文课本《陈涉世家》一文知道的,此文源于西汉司马迁的《史记》中秦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陈胜年轻时的感叹:“嗟乎,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”。那么,“燕雀”与“鸿鹄”到底都是什么鸟呢?

  明殷偕绘《鹰击天鹅图》,天鹅即大型候鸟黄鹄(南京博物院藏品)。

  那么,“鹄”与“雁”又有什么不同?《本草纲目·禽部》释“鹄”时称:“鹄大于雁,羽毛白泽,其翔极高而善步,所谓鹄不浴而白,一举千里,是也。亦有黄鹄、丹鹄,湖、海、江、汉之间皆有之,出辽东者尤甚,而畏海青鹘。其皮毛可为服饰,谓之天鹅绒。”

  相对来说,鹄虽然飞得更高更远,但古人对雁更看重更喜欢。先秦时,男女嫁娶讲究“六礼”,除了其中的“纳徵”环节外,其他五个程序都少不了大雁,要献雁为礼,称为“奠雁”。在社交场合中,卿大夫相见也要“执雁为礼”。这是因为古人认为雁是“阳鸟”、“知时鸟”,成书于秦汉时的《小尔雅·广鸟》称:“去阴就阳,谓之阳鸟,鸿、雁是也。”鸿雁春归秋回,守时应季;飞行时成行成列,长幼有序,不相逾越,这种“鸟德”正是人伦和婚姻生活中所需要和提倡的。

  其实仅从读音来看,“鹄”字便颇为复杂。清《康熙字典》列“鹄”有4种读音,除读为hú,还可读为hè或gǔ或gào,读音不同,“鹄”所指也不一样。读hú时可以是天鹅,读hè时是另外一种鸟——鹤。《庄子·天运》称:“夫鹄不日浴而白,乌不日黔而黑。”这里的“鹄”便是鹤凤凰彩票(fh03.cc),具体说是白鹤。而读gào和gǔ时则别有所指。明张自烈《正字通》称,鹄读gào时指地名,如“鹄泽”,在今天山西曲沃境内。读gǔ则有靶子的意思。《周礼·天官》“司裘”条中称:“王大射,则共虎侯、熊侯、豹侯,设其鹄。”这里的“鹄”就是箭靶子。值得注意的是,作为靶子时“鹄”古音还读作gú,这样算起来,一个“鹄”字古今共有5种读音。

  既然是一种鸟,为什么还要分“鸿”与“鹄”?“鹄”到底是什么?南朝梁顾野王《玉篇·鸟部》释“鹄”为黄鹄,并指出这是“仙人所乘”;唐朝学者颜师古注称:“鹄,水鸟,其声鹄鹄。”黄鹄又是什么?清文字学家朱骏声《说文通训定声》释称:“形似鹤,色苍黄,亦有白者,其翔极高,一名天鹅。”现代将“鸿鹄”释为天鹅依据即源于此。为什么将黄鹄称为“天鹅”?古人有一种说法:“凡物大者,皆以‘天’名。”鹄是“鸟之大者,有力飞远”,遂有俗称“天鹅”。不过,同持“一鸟观”的学者之间也有分歧。唐司马贞《史记索隐》称:“鸿鹄是一鸟,若凤皇然,非谓鸿雁与黄鹄也。”司马贞在否定鸿鹄是鸿雁与黄鹄“两鸟观”时,也把“鹄是黄鹄”的解释给否定了。

  “鸿雁”究竟是什么雁?

  说到“鸿”与“鸿鹄”,又牵涉到了另一个古今常用的词语“鸿雁”。如“鸿雁传书”、“鸿雁哀鸣”。含“鸿雁”的古诗文很多,《诗经》中已有《鸿雁》诗:“鸿雁于飞,肃肃其羽。之子于征,劬(qú)劳于野。”在诗歌发达的唐朝,有关“鸿雁”的诗更多,如杜甫《天末怀李白》诗称:“鸿雁几时到,江湖秋水多”……

  本专栏文章系著名历史学者倪方六先生供本报专稿,摘转请务必与作者本人联系。

  《史记索隐》:“鸿鹄是一鸟,若凤皇然”

  鹄不是黄鹄,还可能是什么?也可以指别的飞鸟,如干(幹)鹄就不是鹄,而是大家现在常见的“喜鹊”,刘安《淮南子·泛论调》称:“猩猩知往而不知来,幹鹄知来而不知往。”干鹄又称“干鹊”,王充《论衡·龙虚》称:“狌狌知往,干鹊知来。”

  最后要说的是,从古字形来看,燕雀之“雀”与鸿鹄之“鸿”之间还有内在的联系,都有“隹”。甲骨文中没有发现“鹄”字,但已发现了“鸿”字,写作,有“隹”而不从“鸟”。

  本版声明

  与“鸿鹄”对比的“燕雀”又是什么鸟呢?《淮南子·说林训》称:“汤沐具而虮虱相吊,大厦成而燕雀相贺。”新屋落成,燕雀翔集,作巢其间,古人视为吉兆,故有“燕贺”一说,可见“燕雀”是一种吉祥之鸟。至于“燕雀”到底是燕还是雀?笔者认为也应将“燕”与“雀”分开来理解。

  甲骨文“燕”、“雁”、“雀”、“鸿”。

  湖北包山楚墓出土漆画(局部)中绘有两只大雁,象征“执雁之礼”。

  雁字的甲骨文写作、、等,有“鸿雁传书”寄情的传奇,燕则有“燕足系诗”的佳话,与古人的情感生活息息相连。燕性喜双栖双飞,一起衔泥筑巢,一起哺育幼燕,整天形影不离,因此被当成爱情鸟,“燕侣”成为对新婚夫妇的美称,“新婚燕尔”被用来形容刚结婚的男女,“共筑爱巢”则是给新婚夫妇的祝贺语。

  “鸿鹄”是一鸟还是二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