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好听!代表文县白马人生活的歌曲

编辑:凯恩/2018-10-22 21:39

  古老的“池哥昼”表演再现了白马人祖先在面对灾难时的勇敢和生存智慧。“池哥昼”是白马语的汉字音译,俗称“鬼面子”、“朝格”。“池哥”的意思是山神,“昼”是舞蹈,它是白马人最具代表性、最富文化内涵的傩祭仪式,通常在正月十三到正月十八表演。

  当天晚上就完成 了歌词的创作,有了歌词,不同味道的旋律始终在心头萦绕,整整半年挥之不去。然而,符合当时意境的曲调却没有找到,直到2016年年底,再一次听了雪花的歌声后 ,才完成了旋律的创作。

  池哥昼表演表现了古老的白马人在面对突如其来的病疫时,其态度不是消极畏惧,而是主动搏击,不是将希望仅仅寄托于“山神”,而是人神合力共同击之。白马人世世代代以农耕、狩猎为生,其原始封闭的生产生活方式,形成了对大自然的顶礼膜拜,造就了白马人勤劳、勇敢的性格,也孕育了白马人独特、古朴的民族风情。

  

  ——从生物学的角度讲,文县的这支白马人是活在现实世界的古老样本。这支“纯种”的古老部族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为何没有变异,为何没有被其他种族同化?这些谜团对于这支古老的部族而言或许只是九牛一毛。

  后来,白马藏人为了纪念这几位弟兄家人,就把他们刻成面具。四弟兄叫“池哥”,两个媳妇叫“池姆”,白马姑娘和四川小伙子叫“池玛”,还有个小孩,就是“池玛”之子,叫“猴娃子”。白马人把他们当成山神崇敬,每年正月举行“面具舞”活动进行纪念。

  

  池哥昼表演一般由九人组成,四位扮山神称之为“池哥”,两人扮菩萨称之为“池姆”,两人扮夫妻称之为“池玛”,还有一位儿童扮成小丑,俗称“猴娃子”。表演的时候,四位山神头戴面具,相貌狰狞,右手持牛尾,左手握钢刀,步伐稳健有力,舞姿朴拙单一。“池姆”的面具慈眉善目,舞姿优雅,步调一致。猴娃子手持木棍,滑稽可笑。

  王安石在《游褒禅山记》中说:“世之奇伟、瑰怪、非常之观,常在险远。”

  在白马人的传说中,最早有白马四兄弟、两个媳妇和一个小妹,曾经翻山越岭,云游天下。有一天傍晚,他们走到四川境内,筋疲力尽,饥饿难当,好不容易找到一户人家,便前往投宿。小妹上前去敲门,开门者竟是一位英俊潇洒的四川小伙子。小伙子见眼前这位美如天仙的白马姑娘,急忙招呼他们进来,拿出好茶饭招待,并再三挽留多住几日。

  

  

  由于白马人有严禁和外族通婚的禁令,姑娘被开除族籍,白马四兄弟愤然离去。无奈之下,姑娘只好落户四川。十几年过去了,白马姑娘十分思念故乡的亲人,就和小伙子带着孩子,一路跋山涉水,千里凤凰娱乐(fh03.cc)迢迢回娘家探亲。白马山寨里亲人相见,抱头痛哭。

  

  甘肃白马人至今仍保持着远古的生活习惯,他们聚族而居,深居简出,在远离尘世的山野之间代代传承,生生不息。甘肃白马人有自己的部族语言,但却没有自己的部族文字。而且依然保留着农耕时代的鲜明印记,他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凿井而饮,耕田而食。在浩瀚的文献典籍中,对白马人只言片语的记载以及关于白马人的各种传说,为这个古老部族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他们到底从哪里起源?他们的祖先是谁?他们是如何完成承上启下的部族使命的?他们的民风、民俗有何与众不同?

  (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)

  白马人的祭祀歌舞——池哥昼

  凤凰彩票(fh03.cc)

  

  ——完全有别于我国以O型为主的染色体,这种D型的染色体在全人类存在的19个染色体中属于非常古老的基因类型,这在整个东亚大陆也是极其罕见的。

  来源:陇南之声

  ——氐族是我国古代西部的一个古老民族,早在西周时期,在今天的陕西、甘肃、四川就有大量的氐人活动。魏晋时,氐族社会得到空前的发展,曾建立了仇池、前秦、后凉等国,一度统治西北。两晋时,氐族的发展达到了鼎盛时期,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中,维持着这种昌盛和繁荣。后来,在西部各民族连年的征战中,氐族逐渐走向了衰落,最后退出了历史舞台。在以后的历史文献记载中,便很难找到氐族的踪影了。

  白云从山顶抚过,雪花在身旁飘落,远方的阿哥吆,那一片片白色的羽毛,可是你放飞的信鸽?木楼里火塘正热,五色泡酒端上木桌,远方的阿哥吆,香甜的美酒我端给谁喝?

  白马人因与藏族毗邻而居,语言部分相似,上世纪50年代,被划属“白马藏族”。现在通过解读基因密码,可以得出初步结论:

  白马人区别于白马藏族——他们并不同源

  凤凰娱乐(fh03.cc)

  

  白马人的起源——来自于东亚大陆的古老部族

  在川、陕、甘交界的秦巴山腹地,有一个神秘而古老的部族,他们拥有自己独特的图腾和语言、他们拥有最神秘深远的历史背景和可探索挖掘的部落文明,他们就是屹立于上万年历史尘埃中依然不倒的古老部族——白马人。

  “池哥昼”的美丽传说

  ——上海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研究中心通过对陇南文县铁楼乡217名白马人的DNA抽取分析后发现,他们的Y染色体百分之百是D型的。

  在当今世界,愈是边缘险远之处,传统文化元素愈是保存得原汁原味。这个规律,在白马人身上再次得到应验。每年的腊月初八,白马人便燃起篝火,唱歌跳舞至翌年的正月十七。最具特色的“面具舞”在白马语中称作“池哥昼”,它是以原始祖先部落图腾扮演、化装、唱祀的,是文县白马人从先祖的信仰和崇拜里继承至今的一种民族祭祀舞蹈。

  ——白马人与藏族并不同源。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,白马人的祖先不仅迁居东亚地区更早,而且很可能属于氐羌人的后代。

  ——通过基因组计算,专家认为,甘肃文县这支携带着D型染色体的部族,最早进入东亚大陆的时间在距今5~4万年之前。他们从非洲出发,穿越中东地区,进入东亚大陆,绕过青藏高原,最终落脚在藏彝走廊,由于自然和地理条件的限制,与世隔绝,繁衍生息,坚强地生存了下来。

  歌曲不一定好,但却以另一种方式表达了我们电视人对社会、人生的思考,反映了我们电视人对陇南本土文化的热爱,也留下了我们与人民心手相连的见证。

  

  有一天,小伙子想约姑娘出去玩,却又不好意思,便从火中取出一个“黑火糟”,趁姑娘不注意,往她脸上一抹,转身跑出门去。姑娘见是小伙子,急忙追赶,在小河边追上了小伙子。河边垂柳依依,河水泛银,皎洁的月光下,白马姑娘和小伙子漫步河畔,相依相偎,倾诉爱慕之情。

  雪山上有雄鹰飞过,雪花也年年看我,远方的阿哥吆,那雪花飘落的声音,可是你在对我诉说?山寨里池哥正酣,天空中雪花正落,远方的阿哥吆,我给你唱一首思念的歌。